• 印度natco
  • 印度natco
  • 印度natco

產品類型
熱門代購
熱點關注

印度易瑞沙(吉非替尼)

 

  藥品名稱:印度易瑞沙,印度吉非替尼

  有效成分:吉非替尼(Gefitinib)

  劑量:250mg

  劑型:片劑

  包裝:30粒/瓶


 

印度易瑞沙大圖(Geftinat)

注意:印度易瑞沙最新包裝(點擊圖片查看高清大圖)

易瑞沙最新包裝

*****************注意:印度易瑞沙最新包裝*****************

  適應癥:

  本品適用于治療既往接受過化學治療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 (NSCLC) 。既往化學治療主要是指鉑劑和多西紫杉醇治療。

  本品對于既往接受過化學治療的局部晚期或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療效,是基于大規模安慰劑對照臨床試驗預設亞洲亞組的生存優勢 (注:該試驗總體人群中未顯示改善疾病相關癥狀和延長生存期) 及中國非對照臨床試驗的生存數據而確立的。

  兩個大型的隨機對照臨床試驗結果表明:吉非替尼聯合含鉑化療方案一線治療局部晚期或轉移性NSCLC未顯示出臨床獲益,所以不推薦此類聯合方案。

  用法用量:本品的推薦劑量為250mg (1片) ,一日1次,口服,空腹或與食物同服。

  如果有吞咽困難,可將片劑分散于半杯飲用水中 (非碳酸飲料) 。不得使用其他液體。將片劑丟入水中,無需壓碎,攪拌至完全分散(約需10分鐘),即刻飲下藥液。以半杯水沖洗杯子,飲下。也可通過鼻-胃管給予該藥液。

  無需因下述情況不同調整給藥劑量:年齡、體重、性別、種族、腎功能、因肝轉移而引起的中至重度肝功能損害。

  劑量調整:當患者出現不能耐受的腹瀉或皮膚不良反應時,可通過短期暫停治療(最多14天)解決,隨后恢復每天250mg的劑量 (見不良反應) 。

  兒童中使用

  目前尚無本品用于兒童或青少年患者安全性與療效的資料,故不推薦使用。

  不良反應

  最常見 (發生率20%以上) 的藥物不良反應 ( ADRs ) 為腹瀉和皮膚反應 (包括皮疹、痤瘡、皮膚干燥和瘙癢) ,一般見于服藥后的第一個月內,通常是可逆性的。大約8%的患者出現嚴重的藥物不良反應 (CTC標準3或4級) 。因ADR停止治療的患者有約3%。

  各身體系統發生的不良事件按發生頻率以降序排列 (多見:>10%;常見:>1%且<10%;少見:>0.1%且<1%;罕見:>0.01%且<0.1%;極罕見:<0.01%)

  基于在全球進行的臨床研究,擴大用藥/同情用藥以及上市后使用中的數據,在日本以外的地區間質性肺病總的估計報告率約為0.3%,在日本約為3%。

  一項雙盲的III期臨床研究中,比較本品加最佳支持治療 (BSC) 與安慰劑加BSC用于在既往接受過一個或兩個化療方案,且對最近的治療無效或不耐受的局部晚期NSCLC患者,間質性肺病型事件的發生率在總體人群中相似,兩治療組均為約1%。絕大多數報道的間質性肺病型事件均來自東方人群,接受本品或安慰劑治療的東方人群患者中,間質性肺病的發生率相似,分別為約3%和4%。一例間質性肺病型事件導致死亡,為接受安慰劑治療的患者。

  在日本的上市后藥物監測研究中 (3350名患者) ,報道的接受本品治療的患者間質性肺病型事件的發生率為5.8%。

  禁忌:

  已知對該活性物質或該產品任一賦形劑有嚴重過敏反應者。

  注意事項

  觀察到接受本品治療的患者發生間質性肺病,可急性發作?;頰咄ǔ3魷旨斃緣暮粑?,伴有咳嗽,低熱,呼吸道不適和動脈血氧不飽和。短期內該癥狀可發展得很嚴重,并有死亡病例的報告。放射學檢查常顯示肺浸潤或間質有毛玻璃樣陰影。已觀察到在出現該狀況的患者中,伴有原發性肺纖維化/間質性肺炎/塵肺/放射性肺炎/藥物誘導性肺炎的患者死亡率較高。

  處方醫生應密切監測間質性肺病發生的跡象,如果患者呼吸道癥狀加重,應中斷本品治療,立即進行檢查。當證實有間質性肺病時,應停止使用本品,并對患者進行相應的治療。

  已觀察到肝轉氨酶升高 (見不良反應) ,罕有表現為肝炎。因此,建議定期檢查肝功能。肝轉氨酶輕中度升高的患者應慎用本品。如果肝轉氨酶升高加重,應考慮停藥。

  已報道在服用華法林的一些患者中出現INR (International Normalised Ratio, 國際標準化比率) 升高及/或出血事件 (見不良反應) 。服用華法林的患者應定期監測凝血酶原時間或INR的改變。

  應告誡患者當以下情況加重時即刻就醫:

  任何眼部癥狀

  嚴重或持續的腹瀉,惡心,嘔吐或厭食

  這些癥狀應按臨床需要進行處理 (見不良反應) 。

  隨機對照試驗證明,在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中將本品和以鉑類為基礎的標準兩藥聯合化療方案合用,不會有額外的益處。因此,本品應單用于既往接受過細胞毒性化療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

  在一項對兒科患者進行本品和放療治療的I/II期臨床研究中,45名入選患者(這些患者為新診斷出腦干神經膠質瘤或未完全切除的幕上惡性神經膠質瘤)中,發生4例(1例死亡)中樞神經系統出血 。在一項單用本品治療的臨床研究中,一位患有室管膜瘤的兒童也出現了中樞神經系統出血。接受本品治療的成年NSCLC患者腦出血風險不太可能增高。

  對駕駛及操縱機器能力的影響

  在本品治療期間,可出現乏力的癥狀,出現這些癥狀的患者在駕駛或操縱機器時應給予提醒。

  藥物相互作用

  對人肝微粒體進行的體外試驗證實,吉非替尼主要通過肝細胞色素P-450系統的CYP3A4代謝。所以吉非替尼可能會與誘導,抑制或為同一肝酶代謝的藥物發生相互作用。動物研究表明吉非替尼很少有酶誘導作用,體外研究顯示吉非替尼可有限地抑制CYP2D6。

  以下列出了與吉非替尼產生或可能產生有臨床意義的藥物相互作用的藥物或藥物類別:

  影響吉非替尼的藥物

  已證明的相互作用

  抑制CYP3A4的藥物

  在健康志愿者中將吉非替尼與伊曲康唑 (一種CYP3A4抑制劑) 合用,吉非替尼的平均AUC升高80%。由于藥物不良反應與劑量及暴露量相關,該升高可能有臨床意義。雖然未進行與其他CYP3A4抑制劑相互作用的研究,但這一類藥物如酮康唑,克霉唑,Ritonovir同樣可能抑制吉非替尼的代謝。

  升高胃pH值的藥物

  在健康志愿者中進行臨床研究,表明與能明顯持續升高胃pH至≥5的藥物合用,可使吉非替尼的平均AUC降低47%,這可能降低吉非替尼療效。

  利福平

  在健康志愿者中將吉非替尼與利福平 (已知的強CYP3A4誘導劑) 同時給藥,吉非替尼的平均AUC比單服時降低83%。

  理論上可能有相互作用的藥物

  其他CYP3A4誘導劑

  誘導CYP3A4活性的物質可增加吉非替尼的代謝并降低其血漿濃度。因此,與CYP3A4誘導劑 (如苯妥因、卡馬西平、巴比妥類或圣約翰草) 合用可降低療效。

  吉非替尼對其他藥物的作用

  已證明的相互作用

  通過CYP2D6代謝的藥物

  在一項臨床試驗中,吉非替尼與美托洛爾(一種CYP2D6酶底物)合用,使美托洛爾的暴露量升高35%,這被認為不具有臨床相關性。吉非替尼與其他由CYP2D6代謝的藥物同服,可能會升高后者的血藥濃度。

  理論上可能有相互作用的藥物

  華法林

  雖然迄今尚未進行正規的藥物相互作用研究,在一些服用華法林的患者中報告了INR增高和/或出血事件。服用華法林的患者應定期監測其凝血酶原時間或INR的改 (見注意事項) 。

  長春瑞濱

  在II期臨床研究中,將本品與長春瑞濱同時服用,顯示本品可能會加劇長春瑞濱引起的中性白細胞減少作用。

  毒理研究

  毒理學研究

  非臨床 (體外) 研究資料表明吉非替尼具有抑制心臟動作電位復極化過程 (如QT間期) 的可能性。但由臨床研究和上市后監測獲得的安全性資料未提示吉非替尼對心臟有任何不良作用。

  致癌,致畸和生殖毒性

  在基因突變分析 (細菌和體外哺乳動物細胞) 和裂解試驗 (體外哺乳動物細胞和體內大鼠微核試驗) 中,吉非替尼未顯示基因毒性作用。

  在交配前4周至妊娠7天期間給予吉非替尼20mg/kg/天 (按體表面積計為臨床用藥劑量的0.7倍) ,可對雌鼠排卵產生影響 ,導致黃體量下降。

  在器官發生期給予可產生母體毒性劑量的吉非替尼,在大鼠中可觀察到成骨不全的發生率升高,在家兔中可觀察到胎兒體重下降。在大鼠中未觀察到畸型,僅在產生嚴重母體毒性的劑量下可在家兔中觀察到畸型。

  當給予哺乳大鼠口服5mg/kg吉非替尼 (按體表面積計為臨床用藥劑量的0.2倍) ,吉非替尼及某些代謝產物廣泛分泌入乳汁。

  在大鼠妊娠及分娩期間給于吉非替尼20mg/kg/天 (按體表面積計為臨床用藥劑量的0.7倍) 的劑量,可減少幼鼠的存活率。

  一個對大鼠為期2年的致癌性研究,在最高劑量時 (10mg/kg/日) ,在雄性和雌性大鼠中肝細胞腺瘤以及只在雌性大鼠中腸系膜淋巴結血管肉瘤的發生率有輕微增高,但具有統計學意義的升高。在另一個對小鼠為期2年的致癌性研究中也觀察到了肝細胞腺瘤,顯示了在劑量為50mg/kg/日時,雄性小鼠的發生率以及在最高劑量為90mg/kg/日時 (自第22周開始由125mg/kg/日減低至此劑量) ,雌性和雄性小鼠的發生率均有輕微升高。其中雌性小鼠的結果具有統計學顯著性,雄性則無。尚不了解這些發現的臨床相關性。

  化學成份

  化學名稱:N- (3-氯-4-氟苯基) -7-甲氧基-6- (3-嗎啉丙氧基) 喹唑啉-4-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