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印度natco
  • 印度natco
  • 印度natco

父親肺腺癌離世,慘痛的教訓,你不要犯

時間:2017-01-04 12:31  作者:admin   

ag真人视讯套利 www.dauif.com   父親3月20日凌晨去世了,悲痛之余,寫下一點心得,希望對大家有點幫助。

  父親是2011年底發現肺腺癌的,上海手術,手術后清掃=淋巴發現所有切片的淋巴都有轉移,醫生覺得惡性程度很高,因為暫沒有發現器官轉移,被定為IIIa期。主治醫生跟我們說,估計剩余生存時間是3-6個月。

  之后我們隱瞞了病情,父親一直以為手術成功。隨后立即就找了一位四川老中醫來治療??肆礁鲆┓?,一個是固本的藥方,另外一個是老中醫自己配置的藥水。此后的2012年,老人家康復很好,感覺如正常人一樣。但是正是因為如此,除了術后3個月去進行過一次CT檢查一切正常外,此后他拒絕再檢查,認為即便發現問題也不會再去手術,就這樣吧。

  所以第一個慘痛教訓就是,不管患者恢復得表面上狀態多好,檢查都是必須的。我而且檢查不但要CT,cea如果敏感的,一定要同時檢查腫瘤幾項指標,我父親cea相當敏感,但是勸我去查做個血檢,他也堅決不去,現在想想,應該強制性拉他去做檢查,發現問題可以及時處理,這樣或許不能改變結局,但是可以大大延長生存時間。

  中藥吃了一年,到了2012年底,老人家把中藥液停了,覺得徹底恢復了。隨后就進入空窗期。我們看著他精神不錯,上5樓都不會急促喘息,也漸漸放松了警惕。結果到了2013年5月,老人家發現自己頸部鎖骨有個東西,很小,隱藏在皮膚下看不到,老人家自己翻書,認為是甲狀腺良性結節,也不告訴我們。

  隨后病情發展就開始快起來,到了8月份,他開始覺得上樓會氣喘了,而且頸部淋巴已經明顯凸出。這時家人發現,拉他去醫院體檢,發現胸膜轉移,右胸大量包裹性胸腔積液,左胸少量胸腔積液和大量心包積液。頸部和腋下淋巴轉移。CEA高達850.

  因為2011年手術后就用做了病理檢測,EGFR沒有突變,為野生型。所以醫院認為直接化療,方案是培美加順鉑。同時我們再用當年的標本去做ALK檢測。父親似乎對化療很排斥,堅決拒絕化療。這是我們有一個失誤的地方。培美對于肺腺癌的效果是不錯的,有效率比較高,如果順鉑副作用大,至少可以培美單藥試試。父親拒絕化療,讓我們不得不選擇中醫。

  隨后找了本地一個號稱治愈了不少癌癥患者的一位中醫,吃了2個月的藥,期間父親的氣喘有所改善,去復查彩超的時候顯示積液略有降低這個利好消息讓全家歡呼起來。父親精神狀態也好多了。但是隨后的發展很不樂觀,不久父親出現了浮腫先是雙腳,隨后慢慢到小腿,大腿。吃了兩個月的中藥。這個醫生要我們去檢查血液指標結果顯示CEA大于1500??吹秸飧鮒副旮芯躋幌倫猶燜呂匆謊?。

  隨后又找到當初那個四川老中醫,想他尋求幫助。結果在吃第一服藥的時候,父親忽然出現了嗜睡的情況,幾天下來,每天大部分都在酣睡中,全家都緊張起來,因為都知道嗜睡是人生命最后的征兆。而且全身浮腫沒有得到改善,心包積液引起的心源性浮腫已經讓人變了形,行走都非常困難。

  在這個時候,不得不又到醫院,進行抽心包積液和用速尿去水,很快把浮腫的癥狀改善了。復查了一下CEA,居然降到了1283,這是一個大大的驚喜,同時卻也讓后面出現了一系列的錯誤治療。

  隨后我們堅信四川中醫的藥有效,堅持服用,20天后再次復查CEA。為1286,沒有降反而升了。問了一下醫生,說可能是服用臌癥丸影響了藥效,于是停了臌癥丸。應該說,臌癥丸對抽取積液后父親控制浮腫有效,明顯的表現就是每天小便次數特別多,最多一晚達9次,小便通常,所以所有浮腫現象消失了,人也感覺輕松多了。

  停了臌癥丸,堅持用藥,一個月后再次復查,CEA漲到了1763.當時看到這個指標,我一下子被擊垮了。這個時候應該反省一下,徹底停掉中藥,考慮盲試靶向或者化療。因為這個時候父親的精神狀態還不錯,但是我們還是堅持再加量服用中藥、這時我們第三個錯誤,我們太盲信中醫開始出現的讓CEA大幅度下降的奇跡,頑固地堅持其一定有效而浪費了寶貴的治療時間。隨后父親又開始出現氣喘等現象,不得不在春節前再次入院。

  今年春節實在醫院陪父親度過最后一個春節。這次出現的氣喘,主要來自于肺部感染引起的。父親右肺包裹性胸水已經讓右邊失去了呼吸功能。又因為感染和胸腔積液,造成了呼吸功能的衰減。再次特別要提醒的是,有胸腔積液的患者,一定要提防肺部感染,而且特別容易肺部感染。這次治療了20天,慢慢平息下來。隨后檢測肝腎功能指標,都還不錯,不過CEA依舊是大于1500.因為醫院機器只能查出1500以內,之前1763的那個指標,是在另外一家醫院獲得的。

  暫時得到了平穩,于是回家吃靶向藥??易瑞沙。因為看了覓健的帖子,靶向藥是否有效,只有吃了才知道,同時易瑞沙和特羅凱沒有孰強孰略的概念,先用易則易強,先特則特強。現在回憶起來,覺得或許存在兩個失誤。

  一是既然EGFR為野生型,在情況很危險以及時間不多的情況下,應該優先用培美單藥化療,如果有效繼續下去,如果無效再考慮靶向。因為培美有效率達到40%,而野生型盲試的話,概率只有10%,優先測試概率更高的才是正確的選擇。何況,化療后,基因也可能出現突變,那樣靶向藥或許又可以用了。

  第二是CEA指標特別高的情況下,還是優先特羅凱比易瑞沙更有意義。特羅凱藥濃度高很多,如果易和特一樣有效的話,那特這個藥根本就沒有研發的必要。除非你有充足的測試時間,否則一定要先盲試特,不行,再考慮阿西等其他靶點的藥物。

  父親吃易瑞沙一直沒有明顯反應。除了皮膚有點干燥外,濕疹、腹瀉都沒有。吃了20余天,病情沒有得到控制,頸部淋巴越來越大,我已經潛意識感覺到易無效,但是老人家堅持要把一療程吃完。吃到第26天的時候,老人家忽然出現了嗜睡的癥狀。一天下來,大部分在昏睡中。這是醫院也緊張了,上了監測儀,發現父親血液里二氧化碳含量很高,主要原因是肺部再次感染引起的呼吸功能衰弱。一邊開始消炎,另外一邊用上了呼吸機。父親對呼吸機很反感,所以最后還是采取吸氧的方式。

  到了3月20日0點,父親精神還可以,吃下了消炎藥,隨后就睡著了,20分鐘后,監測儀顯示心跳急速下跌,脈氧量跌倒了8(正常位90以上),醫生過來急救,一個小時后宣告無效。父親就這樣離開了我。

  這里想說一點,就是:肺癌到了四期并且癥狀很重的情況下,除非你能夠找到妙手回春的神醫,否則不要去寄托太多希望于中醫。如果在無狀態的早中期,中醫在調理方面有獨到的療效,或許可以控制或者緩解病情的發展?;褂?,中醫藥效需要持續進行,一旦有效,就要堅持下去,不要停藥,即使各項指標讀正常,也要堅持服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比如5年無發展,確保治療的最終效果。

  還有慘痛的教訓必須重復,就是不管表面上狀態多好,定期復查是必須的。早期三個月一個的CT影響,CEA等指標堅持一個月必須一次。CEA敏感,就用這個指標作為是否進展的關鍵指標,不敏感,也有相應敏感的指標,比如CA199、ca125、或者ca153等,一定有一個指標適合用于檢測,沒有那個患者,各項指標都正常的或者都不敏感的。

  還有,不要被醫生的一些危言聳聽的言論嚇到,真正的路靠自己來走?;褂幸壞?,有的朋友看到CEA很高嚇得手足無措,也大可不必如此,我父親CEA大于1500,依然得到了6個月的生存期,其中至少4個月的生活質量還不錯。最后一點,就是病情盡量不要告訴患者本人,我發現沒有幾個人真正能夠承受這個噩耗的打擊,特別是在生命的最后。